肖雁凭

终于还是睡了一整天,

什么也不想做,

谁也不想见,

也不开心更不难过,

尼玛这是要超脱变圣人了,

头晕脑胀。


我想啃鸡爪,去买了一个香肚,

我想吃葡萄,去买了一串红提,

我想吃一个香草味的冰激凌,去买了一个咖啡味的梦龙,

我在古街上游荡,

觉得人多的拥挤,

现在是,

吃和玩都激发不了我了,

好吧,没救了。


很多事情真的是非你不可,

非你不可,

不管我下多大的狠心说去遗忘。


没有惊喜,

世界这么大,

再也遇不见你。


钦哥哥的家在学校对面的小巷尽头,

门前有河,

门槛很高。

他妈妈年轻时应该是个大美人,

对我很和善。

他奶奶会做好吃的米饼,

把我看成觊觎并怂恿他孙子逃学的女孩子,

对我很凶。

可我是老师派去让他回校考试的,

因为老师觉得他只听我的话。

我把所有的青春岁月都给了他,

他是很听我的话,

不过他也有很多喜欢的女孩子,

他不太喜欢我,

因为我太听话了。

十七年都过去了,

各自生活,

期间断续很多年没有见面,

回到他家老房子,

已易主,

新的叔叔但愿你待阿姨好。

墙上开不知名的花,

隔壁是个老中医,

他的孙女敏姐姐是钦哥哥的初恋。

一个人,

开一百多公里去看海,

只有蓝天,没有碧水。

有风就够了。

很多不能将就,

所以一个人。

很多求而不得,

所以终究孤单。


每个人都有无法到达的终点,

灵魂伴侣真的不是求来的。

求而不得,不求了。


午夜接到一个女人的来电,

先是央求我离她先生远点,

然后说大家同是女人,

何况我生的还是个女儿,

如此等等。。。

在我再三强调我对她先生无半点念想之后,

她表示希望我做人不要那么好不要那么随便了。

最后她表示不希望她先生知道她打这个电话。


随便?

愕然,,,

我对周边每个人都是一样,

不管男人还是女人,

没有半点意图,

可是别人对我有想法我怎么阻止,

难道要我成全他们的婚姻然后就迅速的塑造一个坏女人的形象?

呃,在她心目中我已经是个坏女人了。


这么狗血的剧情在我身上发生了,

我被他们自己拉入了他们的生活,

我自己却不知道,

好笑不?


可是,

不好意思,

我对感情要求很高,

有些事情,

还真的是,

很不屑!


熟悉的版面,陌生的自己。

拜托不要来打扰我了。

拜托。